58秒、11项国际大奖!深圳有一处“网红”电梯惊艳四方

2019-05-16 09:24来源:南方网编辑:王泽权
进入电梯,四周暗下来,你突然发现...

深圳有一处“网红”电梯。

进入电梯,四周暗下来,你突然发现,自己置身于太空中,视线被一架飞行器吸引。

眼前这颗星球,风沙肆虐,随处可见开采中的工业矿坑、正在作业的冶炼厂、风沙中艰难行进的运矿车……

当你还沉浸在星球拓荒的科幻世界时,屏幕突然裂开,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科创展馆。

喂,电梯能不能再坐一会儿啊?!

硬不硬核?这还是“逢特效,必五毛”的国产影视特效吗?

这场58秒的科幻影视之旅,是点石数码为位于深业上城的中国国际消费电子展示交易中心(CEEC)制作的五面沉浸式创意视频。

▲《CEEC》装置展开图▲《CEEC》装置展开图

▲《CEEC》装置结构图▲《CEEC》装置结构图

点石用12个月的时间,通过概念设计、三维场景搭建、粒子计算等视效技术,让常见于科幻大片的画面出现在大屏幕以外的地方。来,完整版视频请欣赏一下↓↓↓



4月1日,莫比国际广告奖组委会主席Lee Gluckman从美国来到深圳,为第48届莫比国际广告奖(Mobius Awards)全场大奖得主点石数码颁奖。这是《CEEC》给点石带来的第十一座国际奖项。

点石数码是谁?

来看看它的“画风”。

《北方设计联盟之天鲸号》是点石给“大国重器”“天鲸号”制作的特效视频,“天鲸号”被网民戏称为“造岛神器”,曾是亚洲第一大绞吸挖泥船,吹填造陆时能以每小时4500立方米的速度将海底混合物排到最远6公里外,换句话说,每小时可挖出一个足球场!



《水舞》时长只有45秒,制作时间长达两年时间,舞者动作的精准捕捉在经过计算后形成三维模型,一遍遍的测试,实现舞者和水花的无缝贴合,又保证水完美的形态。



云海翻涌,海水倒灌城市,从坍塌地面生长起来的摩天大楼……点石把一些在真实场景中无法出现的画面,用三维模拟技术,逼真地模拟出流体、粒子、刚体的流动或变形,这种造梦能力出自一群“在平凡中缔造非凡的人们”。

制作不计成本,效果追求极致,是点石数码的风格。

为采集《独与天地精神往来》最棒的实景,拍摄团队在深圳湾一号的顶层拍了一百多个通宵,这部耗时14个月的片子凭借两分钟独特的固定镜头,获得了2016 柏林国际广告创意节“最佳剪辑铜奖”,是该届比赛中唯一获奖的中国作品。



拿大奖对这家全球顶尖视效创意公司来说不是稀罕事。成立于2003年,规模不超过40人的点石,16年来,在影视广告、动画短片、数字视效等领域的国际赛事中先后获得106项国际奖项,包括1项全场大奖,15项金奖。

如果说获奖是专业领域的盖章认证,那么合约量就是市场经济的显性指标。公司签的第一条合约是一分钟2万,2019年点石的“片酬”是每分钟300—500万,价格是国内同行的30—50倍,是国外顶尖视效公司的二分之一。

愿意为愉悦和美感付重金的人在增加。年中未到,点石今年的合约额度已用光,合约量创历年新高,其中有订单签到了2020年。

从获得国际奖的奖项分量到制作价格,点石数码已经称得上国际顶尖的视效创意公司。

“我们的独特不过是坚持了一个极为简单的理念,文化创意产业终将且必然以内容取胜。”创始人邓博弘如此说。

对话

点石数码创始人邓博弘:

“文化创意公司应该也终将会是内容本身决定一切”



|||南方日报:点石这些年坚持做了什么?做对了什么?

邓博弘:我觉得,文创产业终将必然以内容取胜,反之都是伪命题。对大自然的感知、情感的触动都是内容,文创产业首先要满足人们对美对情感的需求。

文化创意公司一定是个有积累的公司,生活是文化创意的土壤,专注于设计、创意的公司,它需要一定的积累,才能稳稳扎在那里。最终会是内容本身决定一切,这是文化创意的本质。抛开文创产业发展的基本规律,试图用快速便捷的方式,实现财富和流量的积累,那不是点石要走的路。

我们对文化创意价值的认同还在一个上升期,点石用乌龟一样笔直但是坚定的步伐往前走,走了十六年,才走到这一步。

|||南方日报:同时收获专业奖项和客户认可,点石是怎么做到的?

邓博弘:做每一条片子时,我们90%的创作动力是要让片子体现我们目前最大的能力,每一条片子都应该能触动自己,同时,尊重市场,通过专业性、美和情感满足客户的需求。

我们是应用美术,应用美术更像设计,不是纯艺术。客户购买文化创意产品是有目的的,这个需求要满足。但满足客户也不是全部,是有条件的,条件就是通过美、创意、幽默、情感等这些东西去触动别人,要尊重客户,但也不能忽视专业性。

有的客户愿意花300万买一辆宾利,但有的客户愿意为了一条60秒的片子花上300万,后者就是我筛选的客户。

我是一个设计师,我在30岁之前没任何的音乐、艺术、广告、电影、设计等专业训练背景,我几乎不应酬,很少有社交,把所有的精力放在我做的事情上。

我很庆幸工作能给我带来各样的乐趣、挑战和为难,它带给我荣誉感、满足感和成就感,没有折腾、没有煎熬不会有成就感。

有人抄袭点石的作品,我说你不要硬抄,我可以教你们。我们在1分钟的作品后面附带2分钟的花絮,这是要花很多时间的。我们把制作的技术、思路、花絮剪出来呈现给大家,这也是在履行一种社会责任。

|||南方日报:在经济宽松的时代,有人愿意为精致的内容买单,现在是经济转型期,点石有来自市场的压力么?

邓博弘:我可以告诉你我们涨价了,但是,公司的营业额创了历年新高,现在已经签完今年所有的合约额度。

在一年的时间里我们的生产能力是有限的,给再多的钱,我变不出时间也做不了,所以我们只好提价,就这样,我们的合约还是签到了2020年。

16年前,点石的第一条片子价格是3分钟6万,现在是1分钟300~500万,相当于同行业的30~50倍,国外顶尖视效公司的一半。从我们得奖的档次和频率来说,我们的专业已经和他们在同一水平上。

每年我们挑一个能够充分发挥和挑战自己极限的项目做,通过转变思考方式和创作类型,刺激自己适应变化。今年,有客户采购视频准备投放抖音,这一定是单价很贵的抖音视频,但是客户愿意买。

春江水暖鸭先知,我是那只游得比较勤奋的鸭子。我的脚曾经冻僵过,但我不断接近上游冰雪最先融化的地方,也比别人先感受到水温变暖。

|||南方日报:有观点认为深圳在高新技术领域涌现多家“领头羊”,文化创意产业还没有领军企业,你同意这样的看法么?

邓博弘:深圳毫无疑问是中国经济活力最强的城市,也一定会成为非常活跃的文化中心。我相信深圳未来在文化产业方面会变得非常强,这不是祝愿、期望或者迷信。这里有健康的经济生态,让无数私营企业茁壮成长,等同于无数文化创意种子可以在这里茁壮成长。

我不太赞同用规模来衡量文化创意产业的价值,在文创产业的一池春水里,有很多鱼也一定会有很多虾米和很多的泥鳅。无论是科技企业还是文创企业都在同一生态下,它们“花期”不同,只不过有的3月开花,有的6月开花。

在文化创意领域,深圳没有太多枝繁叶茂的国企,也不是跨国公司的集聚地,但是这里诞生了全球最大的游戏公司,全国最有战斗力的广告公司,创意设计公司在这里获得了足够的成长空间。

当人们不再关注碗里有没有红烧肉的时候,就开始关注碗是不是青花瓷。精神文明在某一阶段可能会滞后于物质文明,强大的物质文明崛起之后,随之而来一定会是精神文明的崛起。

|||南方日报:罗湖区在文化创意产业若想有所作为,该如何发力?

邓博弘:文创产业有很多门类,你不可能全部发展,应该挑选其中有优势的领域重点打造。我认为罗湖在电影工业领域是有优势的,这一块需要政府建设一些行业公用的大型基础设施,比如摄影棚,这些任务市场是完不成的,需要整合调度太多资源,建成后可以市场化运作。

另一方面,政府应该营造尊重原创的氛围,建立健全保护知识产权的制度,改良生态土壤,如成立知识产权小组,成员涉及法院、公安、版权鉴定机构等相关单位,在企业遇到问题时提供法律支援,至于直接补贴企业这些反而是不需要的。


奥一头条 Headline
手机看南都 Phone
南方都市报小程序

南方都市报小程序

南方都市报App

南方都市报App

排行 Top